巴賽隆納曼越莓果醬

嚓!嚓!嚓! 深夜的巴賽隆納機場外空無一人,幾輛閒置的推車凌亂地堆放在大門口,市區公車早已過了末班時間,站牌旁的金屬板凳很是冰涼。那個中年男子穿著剪裁合身的西裝走出出境大廳,一手提著銀色硬殼行李箱,嘴叼著手卷的菸,頭微微傾斜著,拇指快速滑動打火機滾輪的聲音顯得十分急躁。他深吸一口後便滿意的坐下,我們各據板凳一方,與他擦得發亮的行李箱和我吊著睡袋的破舊後背包並坐一排。 Advertise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