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那就這樣吧

有一年冬天,你在我的第二杯紅酒滑入喉頭時出現,那是在我終於能好好的呼吸之後,好久好久之後。然後你說「我以為我再也不會見到你了。」「都讓你猜到的話,就不好玩了。」 Advertisements